情感生活资讯网

那种温暖戛然而止

  那种温暖戛然而止

  文/春儿

  我喜欢男孩,我一直认为男孩比较皮实比较好养。

  后来,我真的有了儿子。

  我给儿子起了一个名字叫——臭臭。

  有孩子的日子是快乐的,每个孩子给父母带来的快乐都是无价的,都是永恒和真实的。现在回响起和臭臭在一起的那段时光,我仍然能感到那一份从心底涌出的温柔。那是一种能让钢铁溶化的温柔。

  还记得,刚出生时,臭臭那样的娇小和丑陋。红红的皮肤皱皱的,像一个小老头。我甚至不敢碰他不敢抱他。他不停地哭。饿也哭,渴也哭,拉也哭,尿也哭。很长时间我才醒悟,他所有的表达方式也只有这些了。于是开始学习怎样当一个合格的母亲。因为这个小小的生命只有靠我才能存活,他只有在我怀里才会感到安全,才会安静地睡,才会停止哭泣。

  我快乐地看着我的孩子,并真心地感谢上天赐予我这个如此美丽的小精灵。

  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,我发觉,原来我可以这样地温柔和宁静,可以这样地慈爱和善良,可以这样地勇敢和真诚。是的,我不停地发现这新的自己。

  慢慢的,他开始学走路。开始他在学步车里学习。他学得很快。常常看到他的身影在家里冲来撞去。他很好奇,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会微笑,然后亲一下,看见加湿器冒出的白气也会伸手去抓。在我给他做饭的时候,他会把车停在厨房门口,好奇地张望。他很依赖我,不论我在哪里,他都跟着。哪怕是我在洗澡和去卫生间,他都会重重地敲打着门,在确定我在里面的情况下,安静地等我出去。

  我现在仍清楚地记得,那是1996年的春天,五月的微风温柔地吹拂着我的绿色的短风衣。明媚的阳光温暖地照耀着我,一切都暖洋洋的我呼吸着芬芳的空气,迈着轻快的步伐去接我的孩子。很突然,就如同被雷击中一般,我心中涌出来的幸福压得我要窒息,那是一种暖暖的暗流,轻轻地流遍我的全身,直到我的指间。那一刻我问自己: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我有一个爱我的丈夫和可爱的儿子。我是多么幸福。那是一种真真切切的、扎扎实实的幸福。那一年我25岁,我儿子刚刚一岁。

  快乐的我啊,丝毫没有察觉到灾难就藏在我幸福的背后。它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来临。

  在他一岁三个月的一天夜里,他突然哭闹起来,我和爱人一直哄着他,但他仍不停地哭,直到他哭累了,才睡去。第二天,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左眼红红的。我抱他去医院检查,医生只是告诉我,点点消炎药水就好了。于是,我给孩子按时点药。但红还没有消。快一个星期了我又带孩子去查。这次大夫好像很紧张的样子,仔细查了又查,最后告诉我,孩子的左眼失明。而且,怕还有别的毛病。我惊呆了!一会儿医生把我爱人叫了进去,当爱人出来后,脸色苍白地告诉我:“臭臭可能是眼癌!”我一下子呆住了:“眼癌?不可能!一定是错了!”我的孩子健康活泼,就算他的眼睛有问题了,也不可能是什么癌!我不相信!我要去北京复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