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生活资讯网

喜欢我十九年的男孩结婚了

  喜欢我十九年的男孩结婚了

  文/简书@卫好唯

  夏季,周末,有晚风,有暑气。

  大学室友萍子从外地回来,特地给我打电话点名要吃烤全鱼,扬言要榨干我本月的工资,我在电话里调侃:只要你能吃得下,我请你吃光整个松花江。

  许久没见,萍子竟丰腴了不少,我俩坐在雾气缭绕的鱼锅旁从当年大学生活聊到如今工作,从大热韩剧来自星星的你聊到谢霆锋王菲分分合合,聊至起兴,萍子要了两瓶酒,说这样才算是意境。

  我为了她的意境,先干了一杯。

  萍子夹了一块鱼肉说:好好,网上有一个特火的文章来着,叫什么,我喜欢了十年的姑娘今天结婚了,哎,多可惜。

  我呦了一声说:这么巧。

  她不明所以:什么这么巧?你喜欢的姑娘也在今天结婚了?

  我说:哪能呢,我是说喜欢了我…

  我掰了下手指头数了数接着说:喜欢了我十九年的那小子啊,今天也结婚了。

  萍子瞪圆眼睛问:你说谁啊,我怎么不知道。

  我说你哪能知道,谁都不知道。

  萍子嘿嘿傻乐:小伙子长什么样啊,让我见识见识。

  我掏出手机,翻至一张照片,照片里是某年冬天我和一个男孩在广场上看冰灯时的合照,他穿着黑白色的羽绒服,耳垂被冻得的通红,由于身高很高,他将手臂搭在我的肩上,侧头看着我,表情似乎是微微的不悦,因为那两条极是浓密的眉毛是皱着的,在斑驳的冰灯下溢彩流光。

  照片上,映在我脸上的光线有些暗了,看不清表情,只是大概觉得,神情是在瞪他的。远远看去,两个人竟神奇的有些‘深情对视’的味道。

  萍子接过去,醉眼朦胧的看了半天,我估计她是在对焦。

  过会,她咿咿呀呀的叫:哎呦,这不是你大学时候么,这小伙是哪院的草啊,我怎么没见过。

  我说:哪院也不是。

  萍子撇撇嘴:你不说他今天结婚么,新娘长什么样啊,比你漂亮吗,有多好看?

  有多好看?

  我在想该如何回答。

  隔着缭绕见薄的雾气和几乎见底的白酒,我低下头,酒气上涌烧红两颊,烫的我几乎睁不开眼睛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说:应该是比月亮还好看吧。

  ……

  2008年冬,摄于哈尔滨。

  肖丛和我随着闪光灯定格在08年冰灯夜的二十几个小时前,他还远在大不列颠潮湿的阳光下装绅士,或者拿着课本攻读他学的比死还难受的金融。

  而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只有一句话。

  他说,何好,我回来了。

  若不是他上下满身的风尘仆仆,我几乎以为自己是站在老楼的阴凉处,在等他和一群朋友在足球场挥汗如雨道别后,余兴未尽的跑回来,气喘吁吁的对我说:何好,我回来了!